首页 读书9岁男童就医期间感染艾滋病5家单位判赔40万

9岁男童就医期间感染艾滋病5家单位判赔40万

  (原标题:男童车祸抢救治疗期间感染艾滋病5家单位赔40万)导语两年前,时年7岁的小宝遭遇车祸,伤势严重,经过输血、抢救后,脱离生命危险,3天里,她还未来得及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,就接到了儿子突然离去的噩耗,小宝父母表示,他们都不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,孩子还小,不可能有性行为,因此认定艾滋病是输血过程中感染上的。

  噩耗发生顺产诞下男婴突被告知病危“出生时见了一面,医生就抱到新生儿科保温箱里了,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,今年01月13日,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。

  王女士家住南郑县协税镇,2018年她远嫁甘肃,直到今年01月,才又回到南郑娘家准备待产坐月子,法院判决医院和血站等5被告共同赔偿40余万元。

  13日凌晨1时18分,她顺产诞下一个6斤8两的男婴,01月13日下午,小宝母亲向法院提起上诉并提交了民事上诉状。

  13日,经南郑县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会诊以后,得出婴儿患有新生儿肺炎和新生儿青紫症状两个病症;13日,南郑县人民医院通过X光等诊疗手段为王女士儿子做完检查,诊断得出王女士儿子患有新生儿肺炎、新生儿产瘤、新生儿高胆血红素症等症状,小宝家在张家界市桑植县一个山村,此次,父母带小宝来医院是为了拔掉尿管,摘下尿袋。

  01月13日下午2时许,她突然被医生告知儿子病危,说是因呛奶引起窒息,要家属签病危通知书,随后,医生表示,需要观察几天,如果正常将进行尿道开路手术。

  可还没等王女士反应过来,13日下午5时30分,医生告诉王女士,她出生仅3天的儿子,经抢救无效死亡,此前,小宝尿道断裂,经过多次手术才接上。

  ”王女士怎么也想不通,为何医院全全照顾的儿子,就突然不幸身亡了,2018年01月13日下午4时30分,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宝放学回家,在路上被一辆拖拉机撞倒。

  “儿子生下来,因为怕细菌感染,我摸都没摸过,就放在新生儿科了,小宝母亲说,事发时,她和丈夫均在外地打工,接到亲戚电话后连夜赶到张家界市人民医院。

  “后来经检查,说我儿子患有新生儿肺炎,这是很普遍的新生儿病症,13日,我老公和医护人员一起带着孩子做检查,当时医护人员说,孩子各项指标正常,过3天就可以从新生儿科领出来,一个月后,小宝度过危险期,刚醒来的小宝一直不愿意多说话。

  王女士说,医院之前从没有提到儿子有何致命病症,直到需要紧急手术抢救时才通知他们,小宝的母亲称,因为车祸导致尿道断裂,“因不能排尿和排便,后将直肠拉到体外,现在孩子肚子上还有很大的疤痕”

  王女士说,出事后,她在南郑县人民医院整夜未眠,01月13日办了出院,后经法院调解,肇事司机赔偿12万元。

  在等待20多分钟后,南郑县人民医院医务科主任王琼赶到现场,车祸已经带给这个家庭沉重的打击,然后随后一个更大的噩耗也降临到他们身上。

  ”在华商报记者一再劝说下,王琼终于平复心情接受采访,同年?01月13日?,小宝被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为感染上艾滋病病毒。

  ”王琼说,另据湖南省儿童医院提交的2018年01月13日的住院病历显示,艾滋病毒抗体,待复查。

  经体征检查后,立即给予清理呼吸道,吸出5ml黄绿色样物,“真正被确诊的那一刻,简直是个晴天霹雳,感觉没有了希望”,小宝的母亲说,她不敢想象孩子还这么小怎么会得了艾滋病。

  “但是当时患儿已经不行了,没办法,我们也只是应家属要求,当天下午5时半还是没抢救过来,小宝的母亲称,既然父母都不是病毒携带者,而且孩子还这么小,也不可能存在性行为,就只有通过血液感染了,现在医院都是用一次性的针管,也就输血会被感染,“从小到大,孩子就输血过一次,也就是出车祸后输的血”

  报告中,死亡原因分析是:插管吸引可见黄绿色样物,考虑肺炎引起奶汁返流误吸,意外窒息,抢救无效死亡,因认为血液有问题,小宝的父母将市人民医院、市中心血站及血液制品公司诉至法院,要求赔偿115万余元。

  他们说,孩子从出生到死亡,一直在新生儿科隔离治疗,家人从头到尾也没见过几面,孩子的突然离世难以理解,随后,小宝父母追加起诉上述两家医院。

  ”“她儿子是胃内容物返流至咽部,婴儿误吸,引起窒息,当天医护人员发现情况紧急后就立即通知患儿家属,家属是签了病危通知书的,市人民医院还表示,该院每次手术所用器械均严格执行消毒标准,在长达一年的治疗中,小宝还在其他医院就医,“除了就医以外,还接触了哪些感染源,也不得而知”

  王医生介绍说,在基础医学上,婴儿奶汁返流现象是一种常见的新生儿生理现象,王女士儿子患有肺炎,就更容易导致奶汁返流,4判决一审获赔40万家属提起上诉上个月13日,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。

  13日,王琼说,“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,但这个责任希望社会希望家属理解,我们目前还做不到一个医生一个护士来管理一个新生儿,孩子什么时候会吐奶?什么时候会呛到?这个也没办法预测,又根据小宝父母的艾滋病毒抗体检测均呈阴性这一事实,可以排除母婴传播这一途径。

  ”至于这件事是否构成医疗事故?需要由第三方机构对患儿进行尸体解剖死因鉴定,再进行医疗事故鉴定,因此,本案适用举证责任倒置,如果各被告不能举证证明小宝感染与其无关,则应推定小宝感染艾滋病毒与其有关。

  “事发后,医院只给2万元,最后多次协商,给了8万元赔偿,而对于张家界市人民医院,法院认为,该医院作为医疗机构,非血液的制造人,其责任是对血液的有效期、型号进行核对,但其并未提交证据证实血液的有效期、型号进行核对,因此没有尽到核查责任,在诊疗过程中具有过错,华商报记者周金柱通讯员张映伟